傾晗

越是临近期末越想搞事情,拼了两张图纸然后打印了出来想刻橡皮章。本来打算刻萨摩大大画的双花的团子,于是久违地打开了装笔刀的盒子,结果发现了这块许久之前的半成品。
说是半成品其实大部分都已经刻完了,只剩下喵爷大褂的一小部分没有刻完,于是很快也就完成了。
这块最初动刀大概是刚听完青曲社十年一鉴那阵儿,没想到一直拖到了现在。
攒攒钱下半年继续去听汪喵的现场!
青云直上,曲故情长。

评论

热度(4)